“奢华街”门前冷落 高档酒放弃“人脉营销”

时间:2020-02-01 03:48来源:供求信息
连日来,记者在贵州餐饮街、酒乡茅台镇采访中发现,贵阳市一些高档餐饮场所转为经营普通餐饮、取消最低消费,会所、麻将馆生意冷清,公务用车踪迹难寻。而高端年货、高端白酒

  连日来,记者在贵州餐饮街、酒乡茅台镇采访中发现,贵阳市一些高档餐饮场所转为经营普通餐饮、取消“最低消费”,会所、麻将馆生意冷清,公务用车踪迹难寻。而高端年货、高端白酒、洋酒也销量大跌,高档餐饮企业和白酒企业都在谋求转型,回归大众。

  贵阳市南明河畔的箭道街,因高档酒楼和会所林立,长期以来给贵阳市民留下了“奢华”、“高档”、“豪车如云”的印象,以往每天下午5时30分箭道街就开始堵车,每逢节假日前后更是如此。1月19日晚,记者前去采访时,发现“奢华街”已不复往日的光彩,当天下午直至晚6时,箭道街上依然“空落落”的。

  往日来这里吃饭的人的车要“横着排”,如今车能“竖着停”。在箭道街停留的一个小时里,记者看到总共只有8辆车停在这家会所前,均为私家车。

  “我们取消了‘最低消费’,再一个就是改变菜单,‘接地气’增加老百姓喜欢吃的菜品。”一位酒店大堂经理告诉记者。记者从贵阳市饮食行业协会提供的一份资料上看到,包括侗家食府、雅园酒楼、御庭轩等在内的20余家知名餐饮企业纷纷展示了最新的招牌菜,鸡、鸭、鱼、素菜代替了原来的燕窝、鲍鱼、鱼翅、海鲜等。“青椒童子鸡”、“麻婆豆腐”、“农家小炒肉”等“百姓菜”,如今可在雅园、贵州龙等中高档酒店品尝到。

  在厉行节约、限制公款消费等多因素影响下,贵阳的中高端餐饮正迎来行业“倒春寒”。面对“寒流”,各餐饮企业加快转型:不少酒楼和酒店开始推出团购活动,近千元就能购买以往一桌价值三四千元的酒席,还能赠送酒水等。只不过,酒席的时间大多规定在中午。此举旨在通过团购吸引客户,一方面提高酒店上座率,另一方面,通过廉价消费吸引大众消费。

  贵阳市市西路上的高档酒楼“龙门渔港”在外墙上悬挂起了“节约至上,高端品质,百姓消费”的广告牌。这家酒店是该市第一家在媒体上投放广告、宣布转型成为“百姓消费”的高档酒楼。该酒楼董事长、贵州省餐饮行业商会会长刘仁智告诉记者:“转型的结果就是,一改年前冷清的局面,这些天基本都是满座。因为要保证老牌子的服务品质,可能利润还没有中档酒楼的高,但这种薄利多销的形式起码让企业在大环境下保持了稳定的局面。”

  临近年关,以往贵阳各大商场纷纷开设年货一条街、年货专区等,铆足劲开卖年货。但是,记者调查发现,“限制三公消费”、“禁酒令”等一系列政策出台实施,让很多单位企业停止了年货采购。高端年货、高端白酒、洋酒销量大跌,轩尼诗、马爹利及人头马等洋酒品牌销量遭重创。

  “往年此时是团购高峰,很多企业单位都会团购年货,作为员工福利或者公关送礼,但是今年这一块业务锐减。团购以中小型企业为主,大多数团购只有十几二十几份的数量。”贵阳北京华联超市一位白酒销售员告诉记者,今天他只接待了有几个有购买意向的顾客,但都是问了问价格就走开了,而中低端白酒等“亲民”商品很热销。

  在贵州酱香型白酒生产基地——茅台镇,很多酱香型白酒生产企业也同样感到了销售寒冷。1月17日,一家茅台镇酒厂的负责人向记者感叹:今年他所在的酒厂,销售同比出现了80%的下滑,贵阳市场更是几乎为零。在茅台镇当地,一些撑不下去的酒业公司纷纷关门大吉。一些酒业销售公司纷纷调低了售卖价格,另一些公司则在产品包装上舍弃了以前的高档木盒子、金属拉扣和高档布料,换成纸质包装,突出“亲民”路线。

  “现在50元钱一瓶的酒口感都很不错,这等于是变相降低价格了,卖得很好。”经营了多年散酒的烟酒店老板王兆基说。

  “我觉得垮掉一些酒厂是好事。”一位要求匿名的茅台镇酱香白酒企业负责人认为,一直以来,茅台镇大部分小酒厂都是走政府团购、“人脉营销”模式,几乎没有任何长远规划和品牌意识。“以前谁有关系谁就能卖掉酒,现在只有认真做市场才能活下去,不然就要被兼并。”

  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个贵州酱香白酒企业微信群,在这个群里,一位企业主号召本土酱香白酒企业团结起来,抱团发展,“‘大老虎’要来了。”而这位企业主所说的“大老虎”就是不久前宣布进军白酒行业的娃哈哈集团。

  茅台镇本土酱香型白酒企业的危机意识越来越强,已经开动脑筋谋求转型了。

  工人日报

  

编辑:供求信息 本文来源:“奢华街”门前冷落 高档酒放弃“人脉营销”

关键词: 供求信息